Friday, July 29, 2005

零距離的我和你



常聽別人說,距離是一種美,難以形容的美。
討厭距離感的我,沒有辦法愛上這種美,
討厭距離感的我,沒有辦法看到、摸到、感受到別人說的美,
討厭距離感的我,愛上了愛保持距離的你。
對我,
零距離才是perfect...........

Thursday, July 28, 2005

遊樂場



在夢裡,
你拉著我的手去有摩天輪的遊樂場。
很高,很害怕,不讓你放開我的手。

在真實世界裡,
你常拉著我的手去有好喝的酒的ole,
很舒服,很快樂,讓你親親我的臉頰,更加不讓你放開我的手。

這裡是有酒的遊樂場。

Wednesday, July 27, 2005

raspberry tea frappuccino讓我迷茫






星巴克並不是適合你的咖啡館,
但你總是會陪我去喝一杯,
陪我一起抽煙,
一根接一根。
煙,讓我看不清你,
我們不交談,
我們看著路上的陌生人,
對我而言,你也是stranger。
" hello, stranger"

Tuesday, July 26, 2005

破娃娃



我瘋了,無藥可救的焦慮症,大口大口地吃掉我的心,肝,肺,脾,腎......
我對你大喊大叫,大哭大鬧,可是相對地,你冷靜得很讓我心寒。
你告訴我你想要來場成熟的戀愛,彼此在很在意對方的情況下,又可以很任性地過自己的生活。
你說現在的生活你很享受,很多空間,想你的壞念頭。
我只是一直躲在你的身後過你想要的個人生活,我像個破娃娃,任你扔去無地洞的角落,娃娃沒有影子因為她不過是你的影子。
你說在我的心裡,原來你是那麼霸道,自私。
你說你很在意我。你說你很關心我。你說你很疼我。
因為我乖。原來乖娃娃若人愛,若人憐。